快乐扑克走势图200期
關閉按鈕
關閉按鈕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會員辭典

李輝:此情悠悠誰知

2017年01月06日21:19 來源:《書城》 關聯作家:黃宗英 點擊:


在許多同輩人眼里,黃宗英是一個聰穎過人的才女。在我眼里,她則更是一個對知識永遠充滿好奇的人。每次見到她,她總是在閱讀。年過八十后,她每日仍在讀書,在寫日記。她告訴我,每天早上,她要聽半個小時的英語教學廣播。“我知道學不會了。我把它作為生活的一部分。”傷感中透出她的執著與堅毅。


黃宗英總是不斷地把驚奇放在人們面前。她是影星,但把耀眼的明星吸引力看得很淡,反而更看重文學創作。從五十年代初她就以寫作為主業了,從詩歌、劇本、報告文學到散文,她是成功地從演藝界轉向文學界的代表人物。她的報告文學《小木屋》、《大雁情》,她寫趙丹、上官云珠等親友的回憶文章,堪稱力作,有他人無法替代的價值。


在我的藏書中,有兩本黃宗英最早出版的兩本作品集,一是詩文集《和平列車向前行》,一是電影劇本《在祖國需要的崗位上》。作品稚嫩而膚淺,但卻是她的大膽嘗試,留下了最初轉行的足跡。


《和平列車向前行》一九五一年二月由上海的平明出版社出版,我買到的為一九五一年三月的再版本,一月之內即再版,可見黃宗英的第一本結集作品當時即頗受歡迎。該書是平明出版社推出的“新時代文叢”的第一輯。該書收錄長詩一首及游記數篇,為黃宗英參加中國代表團前往華沙出席世界和平大會歸來后所寫見聞與感受。書中有“前記”一則:


我這次很榮幸能隨著中國和平代表團遠走蘇聯波蘭兩個國家,我有責任把我所看到的傳達給大家。我剛在學習寫作,這些作品都是非常幼稚的,希望大家批評指正。正好讓我在做一個演員之外還能用我的筆,多多少少的為人民做些事情。

                                                                黃宗英 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七日


平明出版社系當年巴金離開文化生活出版社后另行創辦的一個出版社,他的兩位年輕朋友潘際坰與黃裳負責編輯“新時代文叢”。潘先生于幾年前去世,黃裳和黃宗英均健在,我請他們二人分別在《和平列車向前行》上題詞,也算難得的機緣。


黃宗英寫到:


好友李輝從舊書攤上購得我的處女作文集《和平列車向前行》,囑我題簽,我看了實在臉紅,也不勝感慨。欣欣然書此以為紀念。

                                                              黃宗英 八十二歲時二零零年六月


黃裳寫到:

                                                        “文叢”前編輯黃裳敬觀。丙戌五月



《在祖國需要的崗位上》則是黃宗英創作的第一部電影劇本,列入藝術出版社的“電影劇本叢書”于一九五六年六月在北京出版。五十年后,當她再次看到這本書時,感慨萬千,特地為我寫了很長的題跋,如同一篇回憶散文:


見李輝覓得我五十年前的頭胎嬰兒怎不感慨……


一九五三年冬,我生下愛女橘橘,有五十六天產假和紅布二尺,我覺得發了橫財,不必每天形式的去坐班啦,我找來一沓新稿紙,襯著大紅布,拿起筆來。解放前夕和初期,我張羅忙活為劇影婦女辦托兒所,我一開筆寫的就是托兒所、教養員、保育員和孩子們,產假才起頭,我的劇本就完稿了。開年,中央電影局舉辦“劇本講習班”(三個月),我帶著處女作參加了,并將拙作作為結業作品交卷。沒想到上海電影局劇本創作所居然一稿通過,可組織拍攝。大家都說是從來沒有的事。劇作通過之難有順口溜為證:“三稿四稿,不如初稿,七稿八稿,槍斃拉倒。”而我走鴻運,連導演都定了,只提只小修小改就可開機。如此小修小改,再修再改,改到影片放映時,愛女已五歲了。


影片放映時更名為《平凡的事業》。


片題改得好,可平凡標高了,說不上。如今回頭看處女作,她來自生活,來自心頭,來自身邊;卻怎的克扣克公式化概念化得如此徹底?難怪“一稿通過”?


現今,癡長到八十歲,人生百味嘗遍,頭腦豐繁雜沓,來日比“產假”尚長,在文學上卻害了不孕癥了,哀哉!

                                                                                                        黃宗英乙酉芒種前


讀這些題跋,翻閱與她相關的各種書,一個經歷無比豐富的黃宗英生動地站立在我眼前。


近幾年,黃宗英一直住在醫院里治療。所愛過的人已先她而去,所鐘愛的寫作,也難以再如從前那樣全身心投入。


幾個月前,去上海華東醫院探望她。她說想念北京的老朋友們。撥通黃苗子先生的電話,問候、寒暄后,她說:“你知道李清照是濟南人嗎?她的詞用濟南話念起來才好聽。”她隨之就用濟南話朗誦起李清照的那首著名的《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抑揚頓挫,鄉音裊裊,她一口氣流暢地朗誦完整首詞,居然一個字也沒拉下。她旁若無人,沉迷于朗誦之中。


如今,八十多歲的黃宗英每天還在背詩詞——就像前些年學英語、學中藥一樣。她還堅持寫日記,寫長短不一的隨筆,并把這些短文命名為“百衲衣”。對于她,閱讀與寫作是永遠的愛,永遠的伴侶。


從舞臺、銀幕走到文學領域的她,其實一直生活在為自己設計好的場景中。這是想象與現實交織一起的世界。回憶與夢想,務實與浪漫,沉思與激情,無法嚴格而清晰地予以分別。它們早已構成了她的生命的全部內容。悠悠一生就如同一幕又一幕的戲劇。她是編劇,是導演,也是演員。生活其中,陶醉其中,感悟其中。她的生命列車,沿著這樣的軌跡牧歌一般向前行……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3009802號-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21-54047175
快乐扑克走势图200期 德州扑克大师手机版 盛新彩票 天天棋牌游戏官方 地下城什么图最赚钱 玩三公扑克牌作弊赌具 赛车5分彩计划 内蒙古快3技巧 线上绘画赚钱 百人龙虎官网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