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走势图200期
俞冰夏:寫作與翻譯:借鏡的自我觀看
2014年05月16日   上海作家網   主持人:陳思和

青年作家俞冰夏:

作家俞冰夏

我大概算是原路子翻譯吧,我經常被人說日常對話都有翻譯體,說明我的腦子里基本用西方西化的思維,這對保持漢語純潔性來講非常糟糕的事情。

為什么提到譯著,因為我早期做文學翻譯的時候經常被要求加注,那個時候可能十年前,整個行業的規范是碰到一個大部分中國人可能不認識的外國的作家,或者外國的名字,讓他下面加到名字,然后加上生平,出生年份和死亡年份,用一句話像以前語文課本上面背誦生平簡介的方式介紹一下,比如說勞倫斯·斯特恩,英國小說家,出生年份,得過的獎項。首先怎么界定大部分讀者對整個西方文學了解、認識到哪個層面?我們說迪恩斯,可能所有人知道他是誰,是不是不用加注,到勞倫斯·斯特恩大家都不認識,就需要加注了。或者我們討論某個美國總統的時候,比如最近納博科夫的一本書里面,出現了這樣一個狀況,有一個譯注講到了美國第八、第九任的總統,可是原文用的是一個昵稱,譯者也用了這個昵稱,說某人這個昵稱是美國第八任總統的,我看了也很奇怪,因為對我來說,我可能知道這個總統,但是不知道這個昵稱,這個界限是非常難以界定的。我自己作為翻譯可能對于技術上的問題比較好奇。黃昱寧剛才說她可能反對我的觀點,我想知道現在整個中國的讀者,甚至中國的文學群是兩個不同的群體,我們的西方文學技術到底有多少,對西方文學史了解是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說我們發展過程當中,到十年、二十年以后,當我們對西方文學更多了解以后,譯注是不是可以完全不存在?

作家俞冰夏

我之所以現在翻譯一本相當長的美國小說,可能也是上世紀末帶有很強地下文化性質的小說。其中有很多有地下邊緣化的文化,如果我每個都加上譯注給中國的讀者,普及了美國那個時候一些地下文化,如果讀者對這些東西都不了解,他為什么看這本書,對我來說這一直是困擾我的一個問題,可能什么地方加譯注,什么地方不加譯注的問題,其實不是加與不加譯注的問題,而是我們讀者基礎到底在哪里的問題。

最后,提一個我認為比較好的方式,也是最近西方比較流行的方式。也許和我國相比,西方的翻譯地位高一些,我們翻譯的是最沒有志向的部分,西方翻譯經常會做一些事情,書翻譯結束以后,有一些讀者自己會做維基百科來解釋一些書里,可能對這個國家的讀者不太熟悉的東西,出現在艾克里或其他人書里都有可能,他們本身會做這樣的維基百科,為讀者解釋一些看到的不認識的文本里的字,這個可能是比譯注更好的方式,也許以后在做這些翻譯文學的時候,無論出版社還是譯者,可能我們沒有地位,也沒有時間做這樣的事情,但處于一種功德心,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附加的文本,會直接把譯注放在這個文本里面更好一點,作為譯者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對我來說讓我選擇讀者知道這些,不知道那些,就我個人來說是擔不了這樣的責任的。

謝謝!

上海青年作家創作會議提綱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3009802號-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21-5404717575

快乐扑克走势图200期 电竞比分软件 手机购彩app官方网站 篮彩 大?家足球即时比分 最新竞彩比分 台湾麻将规则及游戏简介 皇冠滚球即时指数 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3d试机号 bet365足球即时赔率